您的位置:9159金沙官网 > 公务员 > 干部子女报考公务员其实不该被妖魔化

干部子女报考公务员其实不该被妖魔化

2019-10-23 06:35

  遗憾的是,招录丑闻接二连三:河南固始县公选乡长时,胜出的12名乡长大多是当地官员亲属;海南三亚市小额贷款担保中心招聘考试中,该市社保局局长的女儿行测考了“嚣张”的99分;温州市龙湾区为“稳定干部队伍”竟然发文规定公务员招录时干部子女加10分……稍加总结即可看出,这其中“交叉安排”、“提前内定”、“考试作弊”、“公示巧合”、“人才引进”等作弊手法不一而足,甚至到了“量身打造”的地步——福建省屏南县财政局的一项公开招聘,条件限定为“获得国外学士学位,国际会计专业”等,结果只有宁德市副市长之女一人报名,免试录用。

说法一

  在近日举行的“国考”中,1.57%的录取率和最热门岗位4961∶1的考录比显示了“国考”竞争的惨烈,在这百万“考碗大军”中,有众多考生是干部子女。一说起干部子女参加公务员招录考试,很多人就会因某些个案“黑暗”而生一些“灰色”的联想,甚至引发“权力世袭”的质疑——究竟该如何看待干部子女参加公务员考试?

“难道领导干部的子女就不能成才吗?难道一定得是工农子弟才正常吗?”一名拟任某地团市委领导的干部孩子对自己被质疑深感不平,称自己被提拔与家庭背景无关。《北京青年报》评论对此表示理解:不能说他的辩解没有道理,也不能说官员的子女一定不能成才——其实在很多时候,由于受环境熏陶,官员子女成才的可能性比普通家庭子女更大——官员子女如果确有过人的学识和才干,有在基层和艰苦地方工作的实际经验,那么,将他们选任到合适的干部岗位,让他们像父辈那样走上为官从政之路,并没有什么不正常。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就没有“仇官”的心态

  由此可见,“子承父业”并不打紧,要紧的是遏制“权力世袭”的黑手,健全权力制约和监督制度,真正实现公务员招考“公平、公正、公开”,这样,大家才能不再谈“干部子女”而色变。(薛世君)原题:不怕子承父业,就怕权力世袭

自小的耳濡目染,对一个行业特点的了解和熟悉往往会影响一个人未来的职业规划和职业理想。这样的现实因素也导致了拥有家庭职业传统的工作者拥有不同于其他群体的一定先天优势,例如适应工作更加快速,遇到问题可以更快地找到合理的建议,拥有父辈在行业内的人脉关系优势等等。有网友就此发帖表示:“不管怎么说,领导干部子女从政还是有优势的。”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公务员频道 公务员论坛

个别官员子女通过“安排”进官场

  招录的规则和程序被玩弄于股掌之间,自然难言公平正义。公务员招录时干部子女可以“权力世袭”, 普通考生就只有“望洋兴叹”,乃至“恨爹不成刚(李刚)”了。无奈与义愤的情绪尚在其次,这么一来,“权力世袭”必然带来机会排斥,阻碍乃至堵塞底层子弟向上流动的渠道,加剧“阶层固化”的局面,从而伤害社会的稳定。

原因二

  客观而言,但凡符合年龄、身体、文化程度和工作能力等要求的中国公民均可报考公务员,干部子女自然也在此列。况且,中国人向有“子承父业”的传统习惯,即便在今天“教师世家”、“军人世家”、“医生世家”等也不鲜见,从小的耳濡目染,一个人对父母所在行业的了解相较他人更为深入,也往往会影响其职业规划和职业理想,父辈积累的人脉资源等也确实可以构成一定的先天优势。干部子女从政可谓在情理之中,何况他们当中也确实不乏能力出众、素质过人的人才。如果确有过人才干,将他们选任到合适的公务员岗位也无可厚非。

像父辈那样走上从政之路并没有什么不正常

  但是,目前围绕干部子女参加公务员招考的最大争议,不在于其能不能参加公考、能不能从政,而是在于,大家要在一个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的规则中平等竞争,干部子女不能通过暗箱操作、权力通吃“近水楼台先得月”,更不能让一些庸才借助权力“登堂入室”。

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财政局下属的收费票据管理所这则公开招聘启事引发了众多网友关注,据了解,这次招考只有一个人报名,并且因此无须考试而被直接录取。这则“史上最贴心”招聘启事也在今年的国考之前成为了各方质疑的焦点。

  所谓“流水不腐”,一个精干高效的公务员队伍,应该遴选囊括社会各阶层精英人士;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其阶层流动的渠道也应该是畅通和开放的。但是,干部子女“权力世袭”,干部队伍“近亲繁殖”,不仅阻碍社会之水的“流动”性,压抑社会活力,造成社会“板结”,即便对于公务员队伍来说,也易使公务员队伍因“近亲繁殖”而良莠不齐,整体素质堪忧,且会因失去广纳百川的能力而致“死水一潭”。

原因一

说法二

据《法制日报》报道,一名从基层调入上级机关的公务员吐露,“这次我们单位是新组建的,通过内部公开考试招考了一部分人,所谓内部考试就是有限竞争。我这次算是侥幸的,竟然考上了。不过,我也还是沾了一些光,当时招考时找了个在省里工作的老乡,打了声招呼,由于我成绩有很大的优势,所以没有再费太多的力。但从我走进这个单位开始,明显感觉到一种压抑感。”

“量身定制”、“提前内定”、“考试作弊”

辽宁省本溪市一次干部任命公示中,4名拟任本溪团市委书记、副书记的人选中,有3人的父母分别为本溪市纪委书记、统战部长和工会主席。这4名任职人选最后由市委常委会差额票决产生,其中3人的父母为市里领导干部,2人的父母更是市委常委会成员,至少,由这两名常委参与票决,违反了《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中关于“党委(党组)及其组织(人事)部门讨论干部任免,涉及与会人员本人及其亲属的,本人必须回避”的规定,其程序失当并导致的程序正义阙如是显而易见的。本溪市委后来决定,此次“双推双考”选拔团干部的结果无效,依据之一也是“讨论决定环节存在违反干部选拔任用回避制度的问题”,可谓抓住了“违反程序正义”这个关键的、实质性的问题。

在很多人的思维定式中,只消一提起公务员子女,特别是领导干部子女参加公务员招录考试,往往会产生一些“灰色”的联想。那么,究竟该如何看待干部子女从政?领导干部子女能不能、该不该参加公务员考试?

《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即明确要求,党员领导干部对涉及与配偶、子女、其他亲友及身边工作人员有利害关系的事项,应当奉公守法。禁止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友及身边工作人员谋取利益。

在社会转型期的当下如何看待干部子女报考公务员?

大量干部子女进入公务员队伍引发了对于“阶层固化”的深刻忧虑。在社会转型期的当下,不少官员在现实中凭借权力获得了既得利益阵营中的坚实地位,权力带来的巨大利益令他们尝到这个地位的“甜头”。

压抑感从何而来?“通过一段时间的工作,我渐渐发现,这里面竟然有很多玄机。比如有的人得到领导的照顾,有的人一进来就从事比较轻松而有权的工作,等等。后来接触多了,大家在一起吃饭、喝酒时聊天才知道,他们大多数都是官员子女。而更为不解的是,居然还有一部分人没有通过招考就进入单位工作了,不知道他们的神通在哪里?”这名公务员说。

群众反对的不是干部子女考公务员

从这个角度来看,限制官员权力,调整公务员群体的强势地位才是解决层出不穷的“招录黑幕”的治本之策。

从温州市龙湾区为“稳定干部队伍”联合发文公开考录科级干部子女,到《鄂尔多斯东胜区公安系统公开招录文职工作人员公告》上明文规定公务员子女笔试可以加10分,一些地方进行公务员招录已然敢于将“家庭优势”光天化日之下添在招考的砝码之上。

本文由9159金沙官网发布于公务员,转载请注明出处:干部子女报考公务员其实不该被妖魔化

关键词: